2010年4月29日

林昭 和张志新的三条差别:家族背景,基督徒,反党反毛。张志新反对四人帮,不反对毛,仍坚称为党员;而林昭却反毛、反党

作者:沐阳DE姑姑

林昭和张志新的问题我没深入地看过资料,对林昭相对比较熟悉。我的爷爷和林昭的母亲认识,他是许宪民(林昭的母亲)公司里的职员,苏福汽车公司的元老,并受她推荐去了朝鲜战场,我家深受许宪民女士的照顾。应该说彭家(林昭家)的问题比张志新复杂多了,彭家的背景非常深。

据说,许宪民是宋美龄的结拜姐妹,这个有信为证,49年我爷爷跟随溃兵往台湾逃时,就是揣了许给宋的一封推荐信,后来部队过钱江桥,我爷爷掉头逃回苏州了。这封信当然在文革年代被家里销毁了,但确乎证明许宪民和宋美龄关系不一般。许宪民的身份也很奇特,她是国民党国大代表,但中共在苏州建立的第一个秘密电台,就是许资助的。彭家家底殷实,在高层之间的关系应该很不一般,我在看林昭资料时曾看到她希望当时的上海市长柯庆施救自己出来。柯的情况就不介绍了。另外包括林昭的父亲,解放前是苏州地区某一个市的市长,具体情况我没查过,但肯定是市长(林昭被捕以后,她父亲立即自杀;许宪民女士文革期间在上海乞讨,被红卫兵打死)。从上述角度来看,林昭的背景和张志新不可同日而语。平反林昭,则许宪民的问题也要浮出水面,估计会非常复杂吧。另外,林昭事件,牵连了当时北大一批人。这些人是不是平反我忘记了,应该都平反了,也有被杀了。如果给林昭平反,北大又当如何处理?因此林昭牵连到苏州、上海、北京的一大批人。

2010年4月17日

史记 · 韩寒列传

韩寒者,沪郊人也。身修七尺,貌俊神逸,性狂傲,不拘于俗。天朝三十四年,寒之诞时,天降异相,有善相人者言:必有文曲下界。众哂之妄言。寒果天资聪颖,三岁,识字千余,四岁能诵诗书。人奇之,曰:此子必成大器。其父闻之,欣欣然有喜色。

后之学馆,学百科知识。寒善属文,恶理算。然学制不可偏废,寒虽善文,亦独木难支,学业坎坷。年十七,学府举属文大赛,天下年青才俊,争相一试。寒以《管中窥人》,一举夺魁。年十八,著书《三重门》,一时洛阳纸贵,华夏震惊。或曰,此王勃神童再世。亦有人言:“无他,乃当世之仲永耳,后必泯然众人矣!”寒闻之,誓曰:“汝今哂余,后汝等必悔之。”

寒身虽单,然善奔走,沪府举奔走大赛,令举,寒狂奔,众于后苦追,不及。寒独占鳌头,嘻曰:“此吾所长,吾尚未尽力。”足见其有竞技之资。

胡耀邦:让中国回归“常识”

-他跑了1600多个县,如果当地生活落后,胡总是不开心。而看到当地农民生活不错,胡高兴地抱起身边的孩子,喊秘书说,“有什么吃的,给孩子拿点来!”

-在女儿满妹的回忆中,胡曾经打算“成为党内首先自觉退下来的一个”。

-有人给胡带话说,“理论问题要慎重”,胡当场反驳说,“理论问题要勇敢。”

1981年6月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胡耀邦当选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叶剑英、邓小平、陈云等为副主席。他在会后跟中央委员们谈话时说,“我有责任向全会说明,有两条没有变:一是老革命家的作用没有变;二是我的水平也没有变。今天的胡耀邦,还是昨天的那个胡耀邦。”

中国新闻报道的两种固定模板(以武松为例)

第一种模板:武松是好人

武松同志出生在河北清河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里,他从小就刚正不阿、敢于同坏人坏事作斗争。长大以后,为了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他冒着生命危险上山打虎,荣立了一等功。

在山东阳谷县任督头以后,他严格要求自己,从不吃拿卡要,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充分体现了人民公仆为人民的崇高品德。为了同不良势力作斗争,他不惜牺牲自己的切身利益,现后在狮子楼斗杀了作恶多端的西门庆、在飞云浦和鸳鸯楼为民除害扫除了张团练等贪官污吏。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维护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保证国民经济持续稳定的发展,他在快活林醉打蒋门神,有力地遏制了欺行霸市的恶性行为,打击了黑势力的嚣张气焰。

赵无眠:侵略者与亡国奴共建的中国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又是一个领土大国,还是一个历史大国。这个事实有一个麻烦,那就是“中国”的定义不清,连带着“中国人”的定义也不是很清。本文提出一个思路:将现今的中国和历史的中国分开来分析。

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国家,留下象中国这样丰富的史料等我们去阅读;也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的历史,象中国历史(自商周以后)这样脉络清晰又旁系芜杂。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又是一个领土大国,还是一个历史大国。这在世界上确实独一无二。领土超过或接近中国的国家,如俄罗斯、加拿大、美国、巴西、澳大利亚,其开国的历史都太短,最久不过数百年。历史比中国更悠久或相当的各文明古国,如今又多成了小国寡民,——除了印度,面积虽然名列世界第七,却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印度文化曾经深刻地影响过中国,但是近几百年来,尤其沦为英殖民地以后,它的影响力已大为衰弱,远远落在了中国的后面。

高房价的产生源于政府管理的缺位

高房价的原因众说纷纭,有开发商的地价推高房价说,有上海王女士的官商勾结说,有地方土地财政说,并有牛刀、任志强一批精英人物的各种言论。大家要抛开自身的成见去看问题才能分析问题,一味的去抱怨、攻击,反而会跟着别人瞎咋呼,最终被忽悠,成为房价的炮灰。我认为他们说的都是其独到的见解,但没有直面根本原因。我认为高房价的根源是政府的失职,这才是高房价的终极原因。理由如下:

居者有其屋是古人都明白的道理,而我们作为一个打着社会主义大旗的国度,为什么连这种口号喊都不敢喊呢?随着中国城市化的进程,大量外来人口为城市的发展做出卓越贡献,而他们却得不到自己应有的房产。城市因人而兴,不能光让光让人民发光而不给其供电啊。政府有义务让城市新增人口住上房子,应该加大保障房和廉租房投入,然而各级政府的注意力都故意没把这放在心上。

刘原:境外的月光

曾经睡在我邻铺的兄弟,最近在组织失散15年的鸟兽们初夏聚会,他告诉我,有些大学同学,只怕此生都见不到了,有个曾跟我联袂考试作弊的兄弟犯了诈骗罪蹲监数年,如今彻底消失于江湖,另有几位,早已移民国外,在万恶的资本主义下沐浴椰林海风,除非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地球霸主,否则想让这些有奶便是娘的家伙回来噙祖国母亲的奶头,难。

我的熟人里,已经移民或正准备移民的人,已经达到两位数,如果加上有移民欲望的人,估计可达四位数。如果你老爸是央行行长,你可以用他的电脑查一下亿元以上的储蓄大户,那肯定都是有洋鬼子护照的。

广东人为什么在官场混不开

从古至今,广东人在中国官场当混得好的没有几个,省一级以上的很少见,京城的更少,有也是极个别,而且这极个别混得也很窝囊,最后不是靠边站,或者作摆设,不然就是滚蛋,这是为什么呢?

也许是基因使然,也许是传统定式,基因传下去就是传统,传统延下来就是结果。

诽谤与诬陷罪名真义何在?

对于网络过激言行,政府最好的应对是仁慈与厚道。否则初现端倪的公民言论和网络舆论对政府和官员公权力的微弱制衡,将毁于一旦。

维基经验:如何用近乎“中立”的标准编写敏感条目

作者:玄客啸士, Walter Grassroot
来源: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838274/

【本文按照 CC-BY-SA 3.0 创作共用协议发表,作者:玄客啸士, Walter Grassroot @ zh-wikipedia】

--

先说说我自己,我的维基名字叫 Walter Grassroot, 2008年加入维基百科,大家可以叫我WG。我最初的编辑限于佛教和心理学,后涉及建筑、医学、社会学、统计学、明史和人物。阅历上远不及 Mountain、shizhao、菲菇、wing、小周等元老,所以仅当抛砖引玉,权且一方之谈。

在鄙人的主要参与编辑、几位朋友细心校对下,“邓小平”已经荣登特色条目;“周恩来”、“刘少奇”也都符合了优良条目标准。终于到了长吁闲暇的时 候,鄙人略微谈谈经验,不免仍然担忧条目能够保持到什么程度。这篇文章也是希望大家了解到中文维基中的“中立”标准在具体情况下如何运用。

美国人民为什么不推翻他们的政府

作者:马西彦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f45d930100he8k.html

近几日,吉国发生流血政变,人民推翻了“残暴”的政府,重复了五年前的那一幕。曾几何时,中非、伊拉克、罗马尼亚、东德、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甚至苏联及其许多加盟共和国等等,都发生了人民“颠覆”政府的流血的、暴力的“政变”。

相比之下,西方国家则比较“稳定”,虽然政府也在不断地更迭,但都是在比较平和的法律框架内的平稳交接。

我就想,西方,尤其是美国人民,为什么不推翻他们的政府?嗷,原来如此:

梁文道:维权与维稳(并转载按)

转载按:

其实,所谓稳态是需要靠本身稳定的体系来支撑的。如果一个系统天生是不稳系统,那么所谓维稳只是一种通过人工干预来使偏离主轴的系统回归“正位”的旁门左道。殊不知,由于系统本身不稳定,每一次“维稳”都会给社会这个系统带来更大的扰动,从而使“维稳”的力量最终难以支撑,这是一个悖论——而悖论的破灭则是社会系统的崩塌——不光会把维稳的手死死的压在下面,更会让社会本身摔的四分五裂。

你觉得这是危言耸听吗?其实不是。作为一个从积贫积弱境地走过来的国家,我们这个社会总会在同一时间里有些绷得紧紧的领域,譬如经济、民生、民权、司法、教育,等等等等。你可以让社会某一个,甚至某几个领域绷得紧些,但你总不能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都使劲,都搞得沸反盈天、怨声载道。

2010年4月13日

可怜的张召忠和愤青们永远不明白,美国天下无敌靠什么?为什么邪恶的政权都害怕美国?

美军在全世界纵横无敌,背后是挪威、瑞典、英国、澳大利亚等等这些世界公认的最高尚纯洁的国家,还有的就是东欧、东南亚、意大利、日本这些当年的手下败将。我们的愤青朋友们搞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崇拜美国。他们以己度人,猜测一定是许多人拿了美国人的美元,或者被美国人的高科技武器吓坏了,从而心甘情愿当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