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4日

四川酒店女员工被奸杀引发骚乱仍未平息

四川大竹县莱仕德酒店女员工被奸杀引发骚乱后第六天局势仍未平息。县委书记及公安局长被撤职,但县政府外仍有大批群众围观,交通管制还未解除。官方对事的说法仍受质疑。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四川日报"星期天报导,莱仕德酒店调酒师刘持坤涉嫌强奸犯罪,本人已供认,现已被刑事拘留。莱仕德酒店法人代表徐峰已被立案调查。另外,达州市大竹县公安局长赖劲松和县委书记王伟被停职检查。至于违规参与酒店经营已被规定时间和地点交代问题的民警徐达祥的涉案情况仍未提及,四川省委已经介入。就此,本台星期二拨通了达州市委宣传部的电话,但是无人应答。记者又向达州市政府了解情况:

记者:我想问一下大竹群体性事件的有关情况。

官员:这个情况我不清楚,你去问大竹。

记者:大竹的王伟己被撤职了。

官员:那我不知道。

星期二,四川大竹县---七万人骚乱事件发生的第六天,莱仕德酒店外的情况正在受到控制,而县政府外仍有人围观。一名酒店员工星期二通过电话对本台表示,其中有犯罪嫌疑人刘持坤的河南老乡:

记者:听说县政府外有很多人围观?

员工:前一两天有很多人,现在戒严了。

记者:是什么人啊,应该不会是杨莉的家人吧。

员工:听说也有那边的人,也有观众,还有河南的,那个强奸犯的家乡的人。

记者:刘持坤的家乡人吗?

员工:对。

记者:他们不服吗?

员工:可能是这个原因。

记者:你今天去了哪里?

员工:我今天到酒店周围去走了一圈,酒店被用油布遮起来了什么也看不见了。公安在宣传不要造谣生事。

而大竹县公安局从上星期四开始至今仍在实行交通管制,县公安局通过视频通告说:

视频:竹阳镇府幸福小区,城关粮站,建设路,210国道,禁止一切车辆通行,管制时间,从2001年1月18日上午七时起至安全隐患消除为此,特此通告。

被奸杀者原名杨代莉,进酒店后改称为杨莉。她是大竹县二郎乡罗家村人,记者在向二郎乡政府查询罗家村有关电话试图进行联络时遭到拒绝:

官员:他们村上没有电话

记者:那村长的电话呢?支书的电话呢?

官员:这个不方便告诉,再见。

至于杨莉死亡的原因,官方现在公布是有人强奸犯罪,四川的"六四天网"上星期六引述消息人士说,一月十六日晚,也即是骚乱发生前,政府开紧急会强调尸检结论为醉酒而死,后来承认有强奸案的存在。不过,尸检报告还是疑点重重。南方报业网上星期五引述杨莉的父亲杨万国说,县公安局尸检发现杨莉手臂上有四个针孔,而省司法局尸检后,说那四个针孔是假的。

"六四天网"的消息还说,酒店被放火之前,有部分警察驻守。警察撤出后,上百人冲进酒店抢东西,几十个警察排队站在门口,不敢走散、不敢阻拦。两辆消防车来到现场才停下,群众立刻从四面围住,车窗被砸坏,三名消防员被拉下来殴打最后逃脱。第二辆消防车见势掉头。六四天网的负责人黄琦表示,该网站的相关消息由一位新闻记者撰写提供。对于大竹事件,他评论说:

黄琦:大竹事件民间的动员能力可以说超过了六四,你想,区区那么少人口的一个县城,能迅速动员几万,近十万人,这个现象是值得海内外共同考虑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2007年1月9日

二奶是富有男人生活的一部分

中国现代语言中,“二奶”一词产生后不久就出现了以此为中心的组合词:“二奶村”、“二奶车”,甚至连广州至香港的火车也被戏称为“二奶特快列车”。柏林日报以以上这番话开始报道中国这一广为流行的社会现象:

“与带深色车窗的高级轿车、钻石镶嵌的手表或巴洛克风格的别墅一样,情妇是富有的中国男人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并不把拥有二奶视为秘密。西方社会对婚外关系顶多持宽容、但从不持赞赏态度。而中国与此不同,有情妇成了地位的象征。朋友和同事往往都知道内情。

虽然2001年经中国妇联的倡议,通过了所谓的反二奶法。该法正式把重婚列为惩罚范围,并承认妻子有索取生活费和损失费的权利。但在一个金钱流向和司法体系都同样不透明的国家,法律不可信任。所以,大多数妻子只能依靠自己。”

柏林日报文章说,包二奶的男人中,不乏党的高级干部,其中最著名的有前中国银行香港分行行长刘金宝、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文章最后写道:

“许多包二奶的情事为国家官员所为,这显然使政府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所以新规定提出,不能提拔有婚外关系的官员。但北京的指示历来难以得到贯彻。 甚至国营的酒店都为顾客提供服务:在带有政府部门标记的汽车到达后,酒店的人立即用带有磁性的车牌盖住原车牌。这样就没有人知道,是否有官员正在酒店里幽 会了。”

只有0.2%的申诉能获成效
一方是贪官和富豪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另一方是成千上万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历经艰险来到北京“告御状”。新德意志报认为,共产党干预法院审理判决造成了这一社会现象:

“错误的法院判决、暴力、官员为所欲为和经济犯罪每天都使无辜的普通人一夜之间变成了在自己国家不受欢迎的人。许多人在到北京来之前,已在家乡省份与当局斗争多年。在这里他们也要有耐心,国家信访局每天只收数十份申述,社科院调查表明,只有0.2%的申述能取得成效。

大多数情况下,上访人被支回原籍。这往往意味着受屈辱或被捕。于是他们留在北京,没有户口、没有固定住所、没有收入,带着一丝希望,希望有一天出现 奇迹。千百人住在首都边缘垃圾堆中的所谓‘上访村’,随身带着成卷的长篇诉状,好象能从中汲取力量、维持剩下的一点点人的尊严。”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u7qhIfgrqt0I9

2007年1月5日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坦率地说,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喜欢。因此,民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推动和实践。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什么都好。民主决不是十全十美的 ,它有许多内在的不足。民主确实会使公民走上街头,举行集会,从而可能引发政局的不稳定;民主使一些在非民主条件下很简单的事务变得相对复杂和烦琐,从而增大政治和行政的成本;民主往往需要反反复复的协商和讨论,常常会使一些本来应当及时做出的决定,变得悬而未决,从而降低行政效率;民主还会使一些夸夸其谈的政治骗子有可乘之机,成为其蒙蔽人民的工具,如此等等。但是,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可以为所欲为,能解决一切问题。民主是一种保障主权在民的政治制度,它只是人类众多制度中的一种,主要规范人们的政治生活,而不能取代其他制度去规范人类的全部生活。民主有内在的局限性,不是万灵药,不可能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但民主保证人们的基本人权,给人们提供平等的机会,它本身就是人类的基本价值。民主不仅是解决人们生计的手段,更是人类发展的目标;不仅是实现其他目标的工具,更契合人类自身固有的本性。即使有最好的衣食住行,如果没有民主的权利,人类的人格就是不完整的。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就没有痛苦的代价。民主可能破坏法制,导致社会政治秩序的一时失控,在一定的时期内甚至会阻碍社会经济的增长;民主也可能破坏国家的和平,造成国内的政治分裂;民主的程序也可能把少数专制独裁者送上政治舞台。所有这些,都已经在人类的现实生活中出现过,并且还可能不断再现。因此,有时民主的代价太高,甚至难以承受。然而,从根本上说,这不是民主本身的过错,而是政治家或政客的过错。一些政治家不了解民主政治的客观规律,不顾社会历史条件,超越社会历史发展阶段,不切实际地推行民主,结果只会适得其反。一些政客则把民主当作其夺取权力的工具,以"民主"的名义,哗众取宠,欺骗人民。在他们那里,民主是名,独裁是实;民主是幌子,权力是实质。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是无条件的。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性的结果。政治民主是历史潮流,不断走向民主是世界各国的必然趋势。但是,推行民主的时机和速度,选择民主的方式和制度,则是有条件的。一种理想的民主政治,不仅与社会的经济制度和经济发展水平、地缘政治、国际环境相关,而且与国家的政治文化传统、政治人物和国民的素质、公民的生活习惯等密切相关。如何以最小的政治和社会代价,取得最大的民主效益,需要政治家和民众的智慧。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政治也是一种政治艺术。推进民主政治,需要精心的制度设计和高超的政治技巧。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就可以强制人民做什么。民主最实质性的意义,就是人民的统治,人民的选择。尽管民主是个好东西,但任何人和任何政治组织,都无权以民主的化身自居,在民主的名义下去强迫人民做什么和不做什么。民主需要启蒙,需要法治,需要权威,也需要暴力来维护正常的秩序。但是,推行民主的基本手段不应当是国家的强制,而应当是人民的同意。民主既然是人民的统治,就应当尊重人民自己的自愿选择。从国内政治层面说,如果政府主要用强制手段,让人民接受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制度,那就是国内的政治专制,是国内的暴政;如果一个国家主要用强制的手段,让其他国家的人民也接受自己的所谓民主制度,那就是国际的政治专制,是国际的暴政。无论是国内专制还是国际专制,都与民主的本质背道而驰。

我们正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于我们来说,民主更是一个好东西,也更加必不可少。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说过,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最近胡锦涛主席又进而指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当然,我们正在建设的 ,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一方面,我们要充分吸取人类政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包括民主政治方面的优秀成果;但另一方面,我们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我们的民主政治建设,也必须密切结合我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社会现实条件。只有这样,中国人民才能真正享受民主政治的甜蜜果实。